__焕焕☆

王样依存症晚期,游戏王死忠,暗表死忠,偶尔杂 (?)食海暗但不会刷怕(?)雷CP。最近萌TF,主厨knockout(击倒),双波,沉迷霸天虎势力。基三er,开坑大魔王,填完算我输。
沉迷游戏王TAS和DM的王样一去不复返了。
欢迎勾搭,是个逗比。【正经脸】
叫我焕焕就好xD

明唐【驱夜断愁】

标签:剑网三 明唐 雏鸟情节 师徒 


日夜盛临驱长夜,常明正法断诸愁。【驱夜断愁】


佑君/文


【三】【抓虫】

 

阳光下,银灰色的面具折射着光芒。

 

 

这是自己呆在西域的第132天。拿出腰间的匕首,在不远处训练的岩石下记录着。“唐唐!今天的内容联系的怎么样啦?”孩子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阿桀眯着眼,不用想,也能知道来者是谁。

 

“师父。”

 

简洁的话语,不带多余的情感。看着眼前面带笑容的银发男子,阿桀很难想象他就是西域的第一杀手,更难以想象,传闻中那样冷血的男子,竟然会非常温柔而耐心的教导自己明教的暗杀技巧。

 

“诶!唐唐为什么还是那么冷漠!我们都相处得那么久了...唔唔...”略带哽咽的声音从陆寒口中传出,看着他还做出一副抹眼泪的样子,阿桀的嘴角无意识的上挑了一下。

 

“诶!唐唐笑了!我那面瘫的徒儿竟然笑了!”

 

“你看错了。”

 

阿桀立刻恢复了平时冰冷的神色,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无意识的举动。自己是个杀手,要铭记一点:杀手,是不能有感情的。自己生,是唐家堡的杀手,死,是唐家堡的鬼魂。怎么能因为自己这个所谓的“师父”而流露出感情呢?

 

“诶...”

 

失望的嘟了嘟嘴,不知从摸出了一个水袋喝起水来。吞咽了一口唾沫,阿桀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已经很干涩了,正打算伸手向腰间摸水袋,结果摸了个空。

 

“哈哈,蠢货唐唐!我拿的就是你的水袋呀!”

 

吐了吐舌头,陆寒对着阿桀做了个鬼脸,摇晃着手中的水袋。

 

“你...”

 

“我怎么了!不服,不服来抢啊!哈哈,我就知道唐唐沉不住气...”

 

是的!此刻的阿桀已经一个瞬身冲到了陆寒的面前,欲夺回自己的水袋。

 

“唔,让我再喝一口......”

 

一边躲避着阿桀的攻击,陆寒不紧不慢的一个流光囚影到了阿桀的背后,嘴角上挑。

 

“你不把我放在眼里。”

 

阿桀清冷的说着,眼中却燃气丝丝怒火。从小作为佼佼者的他,怎么容得别人的小视。

 

而陆寒一句话也不说,异色的眸子直直的看着阿桀,让阿桀不禁一颤,动作缓慢了几分。

 

也就在此刻,陆寒将手中的水壶扔到了一边,左手抓住了阿桀的右臂,将他拉入怀中,微微的将脸靠近,有些苍白的唇贴上了阿桀的唇。

 

有些生涩的撬开对方的牙齿,将口中甘甜的泉水灌入对方的口中,紧接着,舌与对方的舌缠绕着,交换着唾沫,感觉到对方的不情愿,陆寒的手抓得更紧了,根本不会松开,强迫着对方适应自己,深深地吸吮着。

 

TBC.


作者有话说:嗯是的又是我,辣个坑着一篇文不更新的大蠢货!从画室回来脑子一片混乱,想了想还是更文吧!然后就随便写写,最近看了一些明唐的本子觉得喵哥简直有些神经病的萌萌哒【误】,啊总之陆寒就是自家喵哥的真实写照也说不定?希望大家喜欢。最后亲是什么的也就是随便写写【?】!顺谁能告诉我lofer能不能写肉!!能不能!能不能!!!QAQ!!!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1 )

© __焕焕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