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_焕焕☆

王样依存症晚期,游戏王死忠,暗表死忠,偶尔杂 (?)食海暗但不会刷怕(?)雷CP。最近萌TF,主厨knockout(击倒),双波,沉迷霸天虎势力。基三er,开坑大魔王,填完算我输。
沉迷游戏王TAS和DM的王样一去不复返了。
欢迎勾搭,是个逗比。【正经脸】
叫我焕焕就好xD

【明唐】驱夜断愁

【随手写了个番外】


“我立志要成为最好的师傅,带最出色的徒弟。”


这是陆寒的师傅在他刚成为杀手的时候说的话。陆云,就是他的师傅。


陆云呢,有很多徒弟。但,唯独,对陆寒最好,把最好的东西都教给陆寒,让其他同门师兄嫉妒。


但师兄们从来没有欺负过陆寒,因为陆寒对别人很好,也把师傅给的好处分给师兄们,而为此没少被陆云骂,不过,也就是拍拍头,批评下罢了。


不知道是哪一天,也许,是陆寒的出色赢得了其他女生的亲昧,在他从一次任务回来的时候,上头的女儿,和陆寒表白了,并冲过去抱住了陆寒。


他很慌张,不知所措。


下意识地推开了女子,暗沉弥散的逃跑了。


落魄的他第一时间想的就是他的师傅——陆云。


硬式化的教育让陆寒除了杀人的技巧,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学会,甚至是感情。


杀手是不需要感情的。


这是陆云给陆寒第一次上课说的第一句话。


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。


陆寒谨记在心中,从未忘记。所以,他不明白感情为何物,何为喜欢,何为爱。


也就是在他受到女生告白的当天,陆云对他的态度就改变了。


曾经,陆云对陆寒无限的好,从来不会发脾气,好的东西,陆寒爱吃的东西,都留给他。陆寒想去哪,想做什么,陆云都会帮他做,可以说,陆云对陆寒的感情,胜过一切。


陆寒也本能的回应着,也听着陆云的话。


今天,是陆云第一次对陆寒发火。


“出去,为师今天不想见到你。”


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,像一个无助的孩子。本来无助的明明是他啊,为什么师傅会发脾气?


“我不明白为什么!”


质问。


“徒弟长大了,有喜欢的女生了,不要师傅了......”


抽噎。


“那徒弟走吧,从此没有我这个师傅。我陆云,不认识你。”


带着哭腔。


陆寒不明白,他没有接受那个女孩,为什么陆云要这样对自己。此刻,陆寒心中如同刀割,心脏抽痛着。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不甘心么?


为什么陆云这样对自己,自己会很难受,很难过。好在意此时的他在想什么,好想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伤心,好想知道,他的一切。


难道,这就是所谓的喜欢么?


抬起脚,踹开了房门。


屋里,黑发的男子凌乱着头发,不知所措的抱着头蹲在墙角,时不时发出抽噎声。


“不要丢下我一个人,不要......不是说不丢下我的么,为什么要走,为什么......”


他发生过什么。此时陆寒心里这样想着,但顾不上那么多,脑子里驱动着,让自己去抱着他,对,就抱着,这就足够了。


“我在,我在,我在......”


将陆云抱在怀里,陆寒安慰着。


“唐焕,不要离开我,不要......”


陆云痴痴的看着陆寒,叫唤着别人的名字。


刺疼。如同冰锥扎入心中,撕裂般的疼。


“唐焕,你知道么,你走了以后我在四处寻找着和你长得样的人,以此寄托我的情感,但是,找到的,只是相似,没有像。因为他们都没有你的那双异色的眸子。直到有一天,我在明教杀手的新学徒中找到了,和你眸子一样的,气息很像你的一个孩子。”


陆云眼含泪水,痴痴的说道。


“是啊,他什么都很像你,所以我对他比对我其他的所有徒弟都好,希望让他替代你,但当我把他培养成人,他还是和你一样,有了喜欢的女子。唐焕,你说爱我一辈子,却在第二天和别人成了亲,你答应我和我回西域,却还是成了别人的相公......原来,说那么多,都是骗人的......”


像一个孩子,抽噎了起来。


心如刀割。陆寒将陆云抱起,放在床上,转身便离开,却被陆云抓着。


“为什么,唐焕你又要离开我!为什么!”


紧咬着下唇,陆寒闭上的眼,又睁开。


“我不是他。”


声音,冷如坠入冰窖。异色的眸子渐渐地变得浑浊,没有以前的清澈。甩开了他的手。


当一个没有感情的生物,第一次懂得了感情,懂得了自己爱的是谁,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个替代品。


果然,感情是一个杀手不该拥有的。原来陆云是因为拥有了感情,尽管有着再强的暗杀技巧,也不能成为杀手的领袖,只能成为学徒们的老师。


陆云怔怔的看着被甩开的双手,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一直盯着陆寒的眸子,笑着。


摸了摸腰间,在自己成年的那一天,陆云送给自己的玉佩,咬了咬牙,转身离去。


end.

评论 ( 1 )
热度 ( 8 )

© __焕焕☆ | Powered by LOFTER